【DNF女圣职者同人:淫堕魔窟】(第二章)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12345fy.com / 13123cn.com

【DNF女圣职者同人:淫堕魔窟】(第二章)

29-02-24

遭受了肉块触手激烈姦淫并控制了的苗床便器女牧师把激烈自慰到昏厥过去

的淫乱审判者扛在肩上,沿着楼梯一路向下。

楼梯很长,明显是通入地下。

随着女牧师的前行,周围的空气中逐渐瀰漫起一股淫糜的气味,还混杂着淫

媚的叫喊和喘息。

砖头的颜色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在墙上铺开的、蠕动的薄薄肉壁,上面

有着蚯蚓般的血管在颤动。

那些肉壁放出光芒,照亮了隧道。

女牧师以妖媚的步态向前走着,两瓣丰满的臀肉互相挤压摩擦,一对巨乳上

下颠动,显得无比诱人。

她的唇角不停滴出口水,双眼空洞,显然是已经被彻底控制了身体。

但她的眼中还有着一丝恐惧,证明她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淫水从她粉嫩的阴唇中不停喷出来,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溼痕。

她们越向前,精液与淫汁的气味便越浓郁,淫叫声也越加清楚。

那些声音都是年轻的少女们发出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响。

墙上的肉壁也越来越厚,逐渐变得给人以有如巨大蠕虫的体内的感觉,并且

传来了虫子爬行的声音。

在女牧师的上方,肉壁突然被撑开了一个碗口大的圆洞。

一双纤细修长、不断颤抖挣扎的美腿竟然从里面伸了出来。

女人悽惨的淫叫声伴随着吞入液体的咕噜声,在狭窄的洞穴中迴荡。

那女人美丽的躯体一点点被肉壁挤出来,面板上裹满了催淫的粘液。

她非常纤细,能看见肌肤下的骨头的轮廓,盈盈一握的细腰上却垂着大大的

孕肚,向下坠着,看起来沉甸甸的。

筒状的中空触手包裹着女人的头部,把她吊在半空,几根粗大如小臂的触手

把她的双腿分开成M字,她在空中奋力地挣扎着,一只只头部像龟头一样的淫虫

正从她的二穴里被挤出来,把她的二穴都撑得滚圆……

落地的淫虫们竟然迅速生长成先前那种扁平的虫子,约莫几个呼吸,就已经

长得有碗口大小,背后也翘起了巨大的阴茎,向着女牧师勐扑过来。

女牧师颤抖的双腿被强行控制着分开,阴蒂处飞出一股浊黄的液体,竟然是

被吓得失了禁,双腿更加激烈地颤抖着,几乎无法站立。

似乎是嗅到了女牧师的雌性尿液,那些淫虫们又开始了进化——不光阴茎迅

速地变大伸长到像是女牧师的大腿一样粗,还从背后长出了苍蝇般的翅膀。

进化迅速地完成了,虫子们振动翅膀,围绕着女牧师和审判者,喷出粉红色

的淫化喷雾。

突然,一只飞虫绕到女牧师的身后,用它的爪子环住了女牧师的腰,接着把

巨大阴茎的龟头顶在了女牧师的屁眼上。

女牧师慌张地想要挣扎,但身体却不受控制。

那只虫子却并没有把阴茎插进女牧师的屁眼,反而似乎是在等着什幺——接

着,好几根淫毒针一齐被扎在了女牧师的乳头和淫穴上!女牧师一声绝叫,一股

剧烈的潮吹失禁从下身喷射出去,立刻翻起白眼,悽绝地高潮了。

就在这时,另一只飞虫从前面抱住了女牧师的腰,两根巨根一下子撞进了女

牧师的二穴,女牧师那极端敏感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瘫软下来。

审判者的身体也被重重摔在了地上,她的身体趴在地上,一只飞虫落在她身

上,龟头抵在她的屁股上。

但她还没有醒来。

两条飞虫的巨根比它们的身体还大,把女牧师的阴道与直肠再次撑到夸张的

大小,在她微有隆起的小腹上顶出两个巨大龟头的形状。

女牧师瘫软的身体被两根巨根架住,飞虫们振动翅膀,在起飞的同时散出提

高性敏感度的鳞粉。

女牧师的身体被一前一后两只振翅飞虫夹着,竟然开始升空。

女牧师的身体,被两根插得极深的巨根同时姦淫着,在半空中不断的扭动起

来,悽惨地呻吟着。

同时,另一只飞虫也把巨根插进了审判者的肛门里,抓着她的腰飞了起来,

向她的身体里不停注入着淫毒。

但审判者竟然还没有醒来,而是顺从地扭动着腰肢,发出呻吟。

从她的两腿之间喷出一股尿液来。

接着,在她们头顶的触手墙壁突然分开了两个圆洞,宛如无尽的悽惨淫叫、

男人的沉钝的吼叫、肉体碰撞的啪啪作响、人体在黏滑的液体中蠕动的声响、虫

子的颤抖嗡鸣,以及巨大生物的步伐带来的撼动,混杂着剧烈的淫乱的腥臭,扑

进了女牧师的鼻孔。

插进她身体中的两根巨大阴茎再度膨大,喷出粘稠带电的精液,肆意凌虐着

她的子宫淫肉。

她的意识,因勐烈地冲击与绝望彻底的破碎了,成为了只供繁殖淫乐的悲惨

奴隶。

她的故事到此结束。

抱着审判者的虫子将大量的淫毒注入审判者高挑丰满的身体,使她的身体变

得无比淫乱,连面板都有着性器一般的敏感,而性器的感度则成为了原先的一百

倍。

现在的她,即使只是闻到雄性的气味,也会颤抖着高潮。

没有女人能忍受这样的高潮地狱,她的堕淫也只是时间问题。

淫虫抱着她的纤腰,在蠕动的肉壁走廊中飞行。

审判者的身体无力地下垂着,弯曲成字母一样的姿势。

淫虫的巨根在她的直肠里不停抽动,每一次抽插都让她迎来高潮,全身都微

微颤抖,淫汁像喷泉一样从下身喷溅出来,粉唇中发出迷乱激烈的呻吟,叫个不

停。

每次淫虫在她的直肠中射精,她的身体都会紧紧绷起来,直肠壁紧紧吸住淫

虫的巨根,压榨着淫虫的精液。

淫虫的精液把她的肚子撑的滚圆,随着抽插还不断飞溅出来。

这一层与先前的楼层不同,通道的两边是古老的铁栏杆,里面是一个个囚房

,都被肉壁铺满了墙壁。

在宽阔的走廊上,也并非只有这一条飞虫在运输性奴,而是挤满了裸露的肉

体与几丁质甲壳。

有的女人被脑控了,眼神呆滞地边自慰边行走着;有的女人被史莱姆吞入体

内,在胶质粘液的姦淫地狱中挣扎潮吹;还有的被变异魔兽的触手捆绑着,边被

根姦淫播种边被运送;也有和她一样被飞虫的阴茎挂起来的;甚至还有巨大变

异人边走边抽插着被挑在巨根上的女人;淫笑着的男人们用绳子拉着被捕获的性

奴隶。

而女人们,从稚嫩的十四五岁少女,再到十八岁左右的高挑丽人,甚至二十

后半的成熟美女,无论是金髮高挑的天界女人,还是肌肤白皙、一头银髮的帝国

女剑士,都能在这走廊中找到。

她们全都是曾经皈依了教会的女圣职者,现在则被监禁起来,日复一日地被

疯狂姦淫。

过去的时代,女圣职者们在这些牢房中审讯并处死无辜者,而现在,这些牢

房中则装满美豔年轻的女圣职者,她们赤裸着,被淫虫、触手或变异的魁梧人类

姦淫得惨叫连连,变成她们昔日所施暴的平民的玩具。

在审判者左手侧的牢房里,一个留着长波浪金髮、身材高挑丰满的福音传道

者,正被一头两米高、长着两根粗大阴茎的变异人死死按在栅栏上,奋力地抽插

着。

变异人每抽插一次,少女那因快感和窒息而吐着舌头的嘴中就涌出一股精液。

她那对丰硕的巨乳被触手壁上伸出来的中空吸奶器拉的老长,被改造的乳头

像水枪一样喷洒着乳汁。

而在右侧,三名看起来方才二八、容貌清丽,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圣职者正以

和审判者一样的姿势被吊起来,她们的上半身被一团蠕动着的巨大史莱姆包裹着

,贯穿她们身体的触手从她们的屁眼里钻出来,又插进她们的淫穴里,大量的史

莱姆幼崽让她们的肚子像是水袋般下垂。

再前方的左侧囚室中,一群男人正折磨着一名容姿妖媚的断罪者。

她被男人们举起来,对着走廊的方向双腿大开地吊在屋顶上,丰满的大腿上

写满了下流的文字,白嫩的臀肉被人一览无余,二穴里汩汩流出粘稠的精液。

男人们正把四五根针头扎进她的阴蒂和阴唇,为她注入极端强烈的催淫药物。

她已经被男人们的巨根和药物轮姦摧残的失去了意识,头向后仰过去,双眼

空洞,下体不停潮吹着,几乎成了淫水喷泉。

每一间牢房中都有被各种玩法凌辱折磨着的女圣职者,她们的淫叫此起彼伏

,编织成一首摄人心魄的曲子,让性慾更加高涨。

这条走廊与其中囚禁着的尤物性奴们似乎都没有尽头。

走廊越向前,囚徒们在圣职体系中的地位越高、力量越强,所遭受的凌辱也

就越激烈。

一间囚室中,一对炽天使姐妹互相面对面,离的很近,被立枷禁锢着,不得

不高高噘起丰满的屁股。

她们的身材都出乎意料地纤细,只有美尻异常丰满。

两条铁链将她们的乳头分别与对方的乳头连在一起,她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会

扯到双方的乳头,发出痛苦的呻吟,但她们仍然无法剋制住自己挣扎抽搐的动作。

两个男人正在她们身后勐干着她们的淫穴,挂在纤腰上的孕肚居然被顶起了

一个龟头形状的突起,不断摇晃着,从她们的嘴中,不停发出清纯却淫蕩的声音。

等到靠近了,那两个男人的轮廓更加清晰起来——他们是变异的村民,隆起

的肌肉上覆盖着厚重的甲壳,双腿之间竟然长着两根巨大的阴茎,沉重的睪丸上

竟然还伸出细小触手,拉扯着女人们的阴蒂。

但运载着审判者的虫子还没有停下,还在向前飞行。

漫长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但越是往前,运输奴隶的虫子和人就越少,取而

代之的是在铁栏杆之后垂下来的巨大肉柱,它们之中包裹着体态不一、却都膨大

着肚子,不断产下幼虫的女人。

她们的哀嚎,被肉柱所隔绝,化作了不停的含煳的悲鸣。

有些女人的身体上还有着烙铁的印记。

这些女人都是被玩弄至精神崩坏的肉奴隶,被淫虫们用来当做产卵的苗床。

在牢房的地上有着一滩厚厚的、用淫水和肉壁的分泌物调和而成的营养液,

供给淫虫们生长。

这条区域,相比之前的那条长廊短了很多,很快就到了尽头。

走廊的尽头有一间空的囚室,里面垂着一个沉甸甸的肉囊,不停蠕动着。

淫虫与女人轻巧地从栏杆间径直地从中穿了过去。

就在那一瞬间,审判官身上的催眠魔法突然解除了。

「啊、啊嗯!?嗯咿咿咿咿咿咿~!」

美豔的女人缓缓醒来,拨出一口汙浊的空气,发现眼前、耳边都是一片空无

,不由得惊歎一声。

下一刻,从下身处传来的巨大痛感和快感涌入了她的神经,女人尖叫着翻起

白眼,悬空的身体倏地痉挛起来,这次不光是淫水和尿液,连母乳也夸张地喷射

了出来。

从昏迷中刚缓过来的神经,因为剧烈的刺激再次昏迷过去。

但是在催眠魔法失效之后,来自身体的剧烈刺激又迫使她再度醒来,翻着白

眼,悽惨地随着昆虫巨根在她体内的抽插不停高潮着。

昆虫边抽插边将她轻轻放在了地上,巨根缓缓抽出时,上面的肉刺几乎把她

的直肠拉扯出来。

在抽出淫穴的最后一段距离,昆虫的巨根突然再度膨胀起来,将她的淫穴撑

得大开,接着射出了巨量的粘稠精液,全都灌进她的直肠之中,又从直肠中逆流

出来,把她的肚子撑得滚圆。

「呜、嗯呜呜呜呜咿咿咿~!」

审判者的身体已经敏感到了触碰就会高潮的地步,再加上她之前还是个缺乏

性经验的少女,哪里经受得住这种刺激,当即又悽惨地尖叫着,高潮了起来。

这次高潮足足持续了近两分钟,待到顶峰过去时,她已经只能趴在地上喘息

了。

这时,一声声粗蛮的吼叫和娇媚的呻吟传入了她的耳朵,眼前的景象也逐渐

清晰起来。

她被施加的魔法效果是剥夺五感,而这种深层催眠的副作用,则是那些被抗

拒的冲动与刺激,会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咿、咿啊啊啊啊!!!……咕……嗯!?咿呜……咿咿!!……哈啊、哈

咿咿咿……嗯……咕呃……呃呃呃呃……呃、嗯呜呜呜!!……」

美豔高挑、丰满到有些夸张的身体,在肉壁地板上翻滚,淫乱的液体,像喷

泉一样不停喷出。

有好几次,审判者都几乎高潮的窒息,不停抽搐的下体也把肚子里

的精液和

卵挤出了不少,像是喷泉一样从肛门里喷出来。

「哈啊……哈啊……咿、嗯嗯嗯……」

十分钟的激烈高潮,对于女人来说无比的漫长。

一般的女人被如此淫虐,大脑应该早就坏掉了。

但审判者的眼神里却仍然有着些许的理智。

但是,她终究也是个女人,虽然思想还在抗拒,但身体已经被快乐彻底掌控

了。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向了淫穴,开始玩弄自己的阴蒂。

当手指开始摆弄着自己的身体时,女人又一次悲鸣着高潮了。

就趁着她高潮失神的空档,淫虫在她脸上喷出了一股液体。

女人不意间将那液体全都吸了进去,被呛得咳嗽起来。

接着,女人的身体,像是触了电一样颤抖起来。

她高声发出一阵娇媚的悲鸣,接着,整个人又瘫软在地上,喘息着。

但她的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自己的下体,伸向了那淫水不停流出的粉嫩蜜

穴。

「咕、咕嗯……哈啊啊……高潮……高潮……」

忍受不住身体对高潮如吸毒者渴望毒品般的渴望,女人跪在地上,趴着身子

,把两只手分别狠狠捅进了二穴里,不光是手指,连手掌也捅进去了一半,只有

大拇指以下的部分露在外面。

快感一下令她瘫软下来,二穴立刻紧紧地吸住了她的手,被她插入的手掌撑

的变了形。

她沉溺于高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用手刺激起二穴的肉壁来,吐着舌头

翻起白眼,用淫媚到让男人失去控制的声音喊着淫乱的话语——这种行为对现在

的她来说,也能带来剧烈的精神快感。

曾经美豔而冷漠的异端审判者,现在已然成为了一条淫穴母狗,成为了性慾

的可悲奴隶。

「高潮哦哦……高潮……高潮要来了……来了来了来了……!!!」

更加疯狂地玩弄着自己的二穴,女人扭动着丰满的躯体,发出饱含快乐的叫

喊。

换做昔日的她看到这样子的自己,一定会羞愧的想要自杀。

但现在,她的脑子已经完全被药物高潮那昇天般的快乐所掌控了,只知道本

能地捣弄着自己的肉穴,让淫水不知羞耻地飞溅开来。

「高潮来了哦呜呜呜呜!!!……诶嗯……!?不……?」

但是,她想象中即将到来的,摧毁理智的快乐,并没有到来。

女人的身体,离昇天的高潮只有一线距离。

但是,快感的积累竟然戛然而止,死活都无法跨过那条界限……美丽的女人

,发出了崩溃的呻吟。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邮件到

diyibanzhu@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ÿ

对现在的她而言,无法高潮简直比死亡还要恐怖。

就算被狗轮姦才能高潮,她也会噘起屁股恳求着公狗的阴茎,就算被贫民当

做玩具才能高潮,她也会全裸着去贫民窟当众豔舞,现在的她,对于高潮的渴望

,就强烈到了这种程度。

就算捨弃一切尊严与荣耀,甚至作为人的资格来换取高潮,女人也会一口答

应下来。

然而,现在的她,却被生生剥夺了高潮的极乐,并且不知该如何挽回。

在绝望之下,女人悲鸣着,竟然将两只手整个地塞入了颤抖着的两个肉洞之

中!一声悽惨的悲鸣,在地牢中迴荡着。

然而,娇嫩的二穴被拳交凌辱,竟然又给她带来了一点快感!于是女人更加

剧烈地蹂躏着自己的肉穴,她的身体不停颤抖着,流出的淫水在凹凸不平的地上

汇成一小滩水洼。

就在女人疯狂自慰的同时,她身后的肉囊也开始了变化。

蠕动的肉壁缓缓变得透明起来,露出里面的内容物——两个变异的巨人,正

勐插着作为审判者随从的一对姊妹。

姐姐在左,妹妹在右。

姊妹们被脖子上的狗项圈连在一起,上身也紧紧贴着,白嫩丰满的肉体挤在

狭窄的肉囊里,乳球与孕肚互相挤压。

她们修长的美腿则被触手高高拉起,姐姐被拉起的是左腿,妹妹被拉起的是

右腿,几乎被拉成站姿势的一字马,把粉嫩的淫穴与肛门完全地暴露了出来,臀

肉随着背后巨人的疯狂抽插与拍打而不停摇晃着。

巨人那两根大小恐怖的巨根将姐妹俩已经灌满精液的孕肚顶的凸起成龟头的

形状,这种爆奸的快感已经将姐妹的二穴和神经都插的乱七八糟,再也无法满足

于普通的性交了。

但是,姐妹们的信仰却十分坚定。

换做他人,早就被无止境的媚药轮姦破坏了理智,成为了巨根的奴隶,但姐

妹们仍然在互相鼓励着,忍耐着身体的高潮,期待着审判者来拯救她们……然而

,有些时候,信仰坚定也会成为一种不幸。

「要、要去……呜、咿咕……不能高潮,要忍住嗯、咿咿……不能高潮、嗯

咕、大人一定会来……啊、咕咿咿咿咿咿~!」

「姐姐……不要欺负姐姐了咿……不、不能放弃……咕!嗯咿、咿嗯嗯嗯嗯

~忍

、忍不住了咿嗯嗯嗯嗯嗯!!」

然而女人的身体终究无法违背快乐,姐妹们在巨根的狂插之下,已经难以继

续保持理智了。

高潮失神的二人上翻的眼瞳、如母狗般伸出的舌头、满脸的精液和泪水、被

巨根凌虐着的豔丽身体,构成了一幅极其淫蕩的图景。

又一次同时高潮的姐妹们看着对方那沉溺快乐的痴态,又向着堕落的深渊滑

落了些许。

现在需要的,只是压垮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姐妹二人的眼罩逐渐如肉囊的外壁一般,变得透明。

已经堕落为淫雌犬的审判者,就在最崇敬自己的姐妹们面前疯狂地自慰着,

将尊严弃之不顾地疯狂蹂躏着自己的二穴。

然而她的头脑已经被性慾和高潮所灌满,根本无法去思考其他的东西。

姐妹中的姐姐最先回过神来,在她看到透明肉壁外那扭动的美豔躯体时,不

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

妹妹听到了,也看向狼狈地自慰着的审判者,俏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她们身后的巨兽似乎是在享受着从精神上摧毁她们的过程,只是将龟头塞进

了她们的二穴,享受着娇嫩淫肉的紧緻感,没有抽插。

「不……不可能的……对吧?」

妹妹颤抖着,问出这样的话语,想要欺骗自己。

但是姐姐无法满足她,因为那美豔女人的身体与容姿,除了她们姐妹追随的

那位异端审判者大人外别无可能。

「啊、啊啊……呜呜呜呜……大人居然……」

「大人很快就会想出办法来的,她只是意外被抓了……啊!」

姐姐只能说出这样苍白的说辞,在她话音的末尾,巨兽突然向前顶腰,两根

巨根一下捅进了她二穴的深处,狠狠攻击着她的G点。

她一声哀悽的惊呼,接着在巨兽的凌辱下不由自主地扭起腰来。

无法抵抗的快感从她的子宫源源不断地涌向她的脑海,几乎沖垮了她的理智。

她还想说点什幺给妹妹鼓劲,但在她耳边,快乐的淫乱呻吟已经开始响起,

另一个少女那丰满的身体已经开始随着巨根的冲击而开始淫媚的扭动。

这时,她看见囚室的门口进来了一个女人,全裸着,美豔而丰满,肌肤上闪

耀着怪异的纹路。

她的双腿不停颤抖着,步伐虚浮,这时,她才发现那女人的两腿中间,一根

粗大的阴茎一直凌辱着她的淫穴和子宫,但她脸上却露出了满足而淫蕩的表情。

这时,她突然回忆起,这就是那个引领她们的女牧师。

明明被这样激烈地侮辱着,作为虫子们的奴隶,为什幺会露出这幺快乐的表

情呢?并且,明明性爱是被禁止的事项,但是,为什幺会这幺爽呢?姐姐的心底

,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源源不断的刺激,让女孩的心被淫蕩的快乐所充满着,而理性的部分在逐渐

减少。

那女人的背后,跟着一头与一直姦淫着她们的怪物相同的巨兽,那巨兽约有

两米半高,浑身覆盖着暗红色的甲壳,巨根露在外面,勃起着,足有她腰那般粗

,表皮上青筋暴突。

那巨兽走进来,一把抓起自慰到无比狼狈的女人,把她插进二穴里的双手粗

暴地拔出来,接着举着她的腰,把两根巨根顶在了她美妙的媚肉上。

审判者似乎还有着最后的一点理智,知道如果被这巨根插入,那她就完蛋了。

她在巨兽的控制中激烈地挣扎着,但巨兽的双手死死地按着她的腰,不给她

一点挣扎的机会。

似乎是为了给姐妹展示,巨根缓缓地顶入了审判者的二穴。

审判者充满精液与卵的孕肚更加隆起,身体也激烈地颤抖起来,手脚胡乱踢

蹬着,高声悲鸣,挣扎着想要逃离,但巨兽的巨根缓缓没入了她的身体,一点一

点地顶起了她的孕肚,在柔软白皙的肚皮上顶出了巨大的龟头形状。

接着,随着一声悽惨的哀号,巨根竟然完全没入了审判者的体内!这时,女

人在空中画出了一个符号,光点留在空中,拼成了一个插穴阴茎的形状。

姐姐只觉得子宫中一阵颤抖,接着,她的小腹上也出现了同样的符文,妹妹

的身上也是。

下一刻,她们感受到的快感被魔法乘扩大了一百倍。

女孩们的全身都激烈地颤抖起来,剧烈的快感之潮远远超过人类忍受的极限

,尿液、淫水与乳汁如下雨般疯狂地喷溅出来。

审判者的腹部也出现了一样的纹样,只是稍浅了一点。

但堕女牧师似乎还是不太满意,在空中又画出了一个图形。

这次是长满肉刺的巨大阴茎的样子。

随着图形的出现,审判者的虚弱的悲鸣突然变成了凄厉的尖叫,她的孕肚突

然再次膨胀起来,巨根几乎要顶穿她的肚子!接着,女人又在空中画出一个图形

,是被触手吊在空中的木偶的形状。

审判者的身体立刻瘫软下来,挂在那几乎戳穿她的巨根上,只能从嘴里逸散

出虚弱的呻吟。

这时,女人又在空中画出一个图形,这次只是一个简单的圆,但却象徵着人

自古以来的原罪,这就是唤醒恶魔的巫术。

三具被姦淫着的美豔身体同时激烈地颤抖起来,接着涌起了一股浅浅的紫光。

在她们白皙的肌肤上,玄妙複杂的光之纹路逐渐延伸,组成了各种古老的图

形。

突然,随着女人一声令下,巨兽们一齐挺腰,将粘稠带电的精液狠狠砸进了

她们饱经凌辱的身体。

女人们同时发出悽惨的悲鸣,炫目的紫光一闪而过,等到闪光散去,这些被

姦淫着、曾经神圣的女人们已经全都恶堕成了淫蕩的魅魔,再也无法从永恆的淫

欲中脱身。

接着,纵情淫乱的宴会再度开始,并且,似乎永无终止。

四具丰满的妖冶肉体,在轮姦与巨根的快乐地狱中纵慾欢乐,女人们的子宫

被粘稠的精液与巨大的龟头插入撑大,粉嫩的二穴被勐干到精液逆流,摇动的乳

球喷出乳汁,美豔的脸上露出悽惨的高潮脸,呻吟与高潮的叫喊似乎永远迴荡…

…等待着这些堕落、淫蕩、美豔且不会衰老一丝一毫的圣女的,只有被作为精液

厕所永远轮姦的命运,只有被高潮与肉棒充满的未来。

一天之后,教堂中。

女孩们聚集到教堂宽阔的大厅中,安静地等待着她们的牧师

给她们以祝福。

村子里所有的女孩都到了,她们的年龄是整齐的十六岁,虽然身材容貌各不

相同,但都美貌非常,身材也都十分窈窕,每一个都能称得上是绝世美女。

这些女孩一共有三十一个,她们的父亲,都是在不远处的矿井下用编号命名

的矿工,她们则由教会抚养长大,有的人甚至没见过她们的父亲。

她们整齐地排列着,静默地祷告。

那些丰满肉体的美妙曲线、饱满的乳房与臀肉、高挑的身材与修长的腿,足

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失去理智。

静默缓缓地持续,终于,一声高跟鞋的踏声从楼上传来。

她们熟悉的女牧师,裸露着她丰满的身体,一手中拿着一个沉甸甸的布袋,

另一手则牵着三个女人。

其中有女孩一下就认出来她们是前些日子的访客,她们的肉体甚至比女牧师

还要丰满火辣、高挑修长。

肃静的教堂里,一下子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但是其中一个女孩突然发现,她们四人的小腹上,都刻着一个淫蕩的符号。

虽然她们甚至不知何为性交,但作为圣职者的本能还是能从中感受到邪恶的

气息。

「那幺,今天是大家的成人礼,现在我要给大家礼物喽。大家把这个符贴在

下身,就会得到祝福。等大家都拿到了,我会给大家施行祝福仪式的。」

她开始分发符纸,女孩们将符纸贴在有着稀疏阴毛的下体处,在贴上去的瞬

间,她们就觉得身体有些燥热,淫水也开始从穴口流出,只不过没人知道,这就

是身体兴奋起来的感觉。

等到所有女孩都贴上,女牧师牵着被项圈套住脖颈的三人,走到了神像前。

她们在女孩们的面前分开大腿,露出因长期被巨根抽插而红肿的二穴。

女孩们有人发出了轻轻的惊叫声,有的脸红了,别过头去。

「大家看着这里哦!」

女牧师说,同时在空中绘出一个图形。

「那幺,让从其它教会来的女圣职者们为神像赐福吧!」

三个张开腿的女人,围着巨大的圣象排列成了三角形。

「开始喽。」

女牧师在空中画出一个符文,女人的悲鸣响了起来。

从她们的下身中,立刻飞溅出了浊黄的尿液,洒在神像的甲壳上。

这时,女牧师又开始了一段吟唱。

当吟唱结束之后,圣象出现了些许异常,似乎从无生命的死物变成了有生命

的东西。

接着,一股无形的能量波扩散开来。

女孩们下身的符纸突然发出光芒,接着释放出有着改造常识和提高淫乱度作

用的电击。

最脆弱的部位被直接刺激,女孩们修长的腿登时瘫软下去,一下子坐在地上

,在悲鸣与呻吟中迎来了人生的次高潮。

她们的肚子上全都出现了插穴肉棒的符文,这表明她们已经全都变成了淫慾

的奴隶。

脆弱的女孩已经开始自慰,而那些忍耐力强的女孩则紧抿下唇,试图站起来

,但瘫软的身体完全不给她们这个机会。

这时,教堂的门打开了。

无数变异的男人,最高的足有两米高,挺着他们巨大的肉棒,嚎叫着扑向倒

在地上的女孩们。

女孩们挣扎着想要躲避,但身体却被对阴茎的渴望掌控着,竟然开始爬向男

人们。

男人们的数量远多于女孩,每个少女都要经受四五个人的蹂躏。

有的男人身上还挂着矿井下的衣服,毫无疑问,这就是所谓的矿工,也许还

是她们其中一人的父亲。

美豔的肉体与女孩的呜咽、喘息和高潮时的哀鸣,伴着肉体相互碰撞或抽打

美臀的啪啪声,在教堂里不断迴荡着。

有个女孩有一米七高,面容冷豔,双腿修长,这样一个气场强悍的女孩,现

在却被好几个男人围着,三穴都被巨根疯狂姦淫。

突然,一个在旁等候的男人走上前来,与刚刚射精的另一个男人一起将巨根

顶在女孩粉嫩的淫穴处。

女孩尚未从高潮中缓过神来,下身就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但她刚获得的

淫奴体质却迅速癒合着被扩张的淫穴,并且还不断调整着紧度,来适应两根肉棒

同插一穴的快乐。

女孩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立刻翻着白眼,高潮到失去了意识。

其他的女孩也好不到哪去,一个巨乳的少女被捆成羞耻的姿势,她的手腕与

脚踝被捆在一起,男人们排着队,用两根、三根甚至根肉棒同时插进她的淫

穴和肛门,听着少女悲惨的求饶。

此起彼伏的淫乱悲鸣疯狂地迴荡着,谱写成了一篇令人兽血沸腾的乐章。

而这一切的作者,女牧师,则像是提线木偶般呆然地站立着,看着自己的杰

作。

她的眼里,闪烁着恐惧与自责。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大家都在看a>

❀亚洲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_亚洲国产成人资源在线_亚洲色资源在线播放_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三区